欢迎来到艺术培训网,我们致力于艺术信息传播 点击免费发布信息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培训 > 书法考试 >

考级同兴趣修养无关

时间:2015-05-12 23:5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最近,书法考级的热潮又席卷到了广东,广东已经同其他地区一样,为达到考级标准的一致性,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中心聘请专家编撰了初、中级和高级培训辅导教材向考生提供使用。同时聘请全国各地一流的书法家担任考官,保证考级的权威性。目前在全国近30个

最近,书法考级的热潮又席卷到了广东,广东已经同其他地区一样,为达到考级标准的一致性,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中心聘请专家编撰了初、中级和高级培训辅导教材向考生提供使用。同时聘请全国各地一流的书法家担任考官,保证考级的权威性。目前在全国近30个省、市、自治区及地级市建立了书法考级承办单位。”

书法考级的热潮热到什么程度呢?在毗邻江浙、文风鼎盛的大都市上海,由市书法家协会举办的考级人数已经从2005年的2000多人,增加到了去年8600多人,幼儿园到初中阶段的少年儿童占到考生人数的90%以上,今年的考级估计有望突破1万人。

书法考级一般都有固定的题库,而且常年不变,熟悉考试流程的培训老师可以通过让学员反复临习考级中出现的那几个字就能过关。在各种机构所设立名目繁多的书法考级中,最频繁的考级为一年四次,也就是说,通过量身定制的突击训练,考生一年甚至可以连跳四级。考级的单次报名费用约在100元以上,有的考级机构连带办培训班,收入更加客观。部分考级办公室被允许用跳级政策来招揽生源。

笔者虽然从小练习书法,但并没有参加过什么书法考级。然而,我曾师从深圳民族管乐艺术家范睿先生,在学习了六年后获得过一个从来没用过的中国管弦乐协会认证的竹笛十级证书。所谓能近取譬,书法考级无论在商业形式的成熟程度还是家长追捧的狂热程度上都暂时没法和艺术考级相比,因此根据我多年参加艺术考级的经验对目前蓬勃发展的书法考级事业作一个保守判断和客观评价应是绰绰有余的。

首先我以为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学习书法和任何一门类的艺术一样,要想成功必须有由衷的痴迷。清楚地记得在我四年级的时候,父亲花了两万五千七百元买了架雅马哈钢琴,希望我能弹奏出优雅动人的音乐。然而我小时候看了八仙的连续剧,很喜欢韩湘子,一直都想学笛箫。钢琴我是从不主动去碰的,钢琴老师来家里我也让他听我吹学校发的牧童笛。五年级时我自己攒零用钱买了根铜笛,拆开一端居然还有矛,本质上属于凶器而非乐器,那时候吹得真难听,却自以为仿佛有点潇洒的意思。初中我参加学校办的兴趣小组,跟过两位音乐老师学竹笛。终于到了初二那一年,母亲在同事的引见下带我去深圳宴请范睿先生,从此跟随学艺。从此直到高三备考的三年中,我每天保持吹两到三个小时竹笛,每半个月至少一次从东莞坐车去深圳上课。那种一个音符一个音符抠的所谓专业曲学了三十多首,在范师的点拨下也能吹吹箫、埙、巴乌、葫芦丝。记得一共考了五次,考到了八级。后来应付高考,就中止了奔波学艺的事情。直到大二的时候,花了一个星期苦练《走西口》,去考了个十级,范师还赠我一套六支酸枝笛,算作少年学艺生涯的纪念。随着审美取向的变化,如今我并不太吹笛子,却天天吹洞箫自娱,而那架钢琴是从来都没碰过。学艺这事情,我一直遵从自己的兴趣,而不是世俗的好恶。而考级与否,其实只是顺带的一个总结,绝不能成为评价的唯一标准和学习的主要目的。

(责任编辑:折纸老师)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更多
随机推荐更多